导航:首页杂文时事评论>“限塑令”落空尴尬了谁
散文看原创,精彩在百姓;百姓散文网,原创新天地!

“限塑令”落空尴尬了谁

作者:彭广军 人气:  博客   [收藏此文]
[下载成word文档] [下载成txt文档]

  《人民日报》近日载文说:9年“限塑令”几乎名存实亡,大超市赚得钵满盆满。

  从2008年6月1日起,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、销售、使用厚度小于0.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;所有超市、商场、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,这即所谓“限塑令”。然而9年后的今天,“限塑令”几乎名存实亡。甚至让人感觉塑料袋用量比以前更大了:小商铺随便给,大超市从中赚得钵满盆满,其手拎袋一律收费,连卷袋则以强制消费的方式转嫁到商品价格中,使“限塑令”沦为“卖塑令”。

  文章也分析了塑料袋屡禁不止的原因:首先是“替代品”吸引力不足。其次是监管不力,使“限塑令”空有其名。第三是政策本身的局限性。规定所有超市、商场、集贸市场等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袋,但餐厅“打包”剩菜、在线或线下购物,是否也应听“令”行事则无明文规定,给了塑料袋继续泛滥的机会。对后来如火如荼发展起来的快递行业更是前瞻性不足,该行业过度包装问题极为突出,每年需耗费120亿个塑料袋、247亿米封箱胶带。

  “限塑令”落空的后果是白色污染卷土重来。目前仅14%的塑料包装得到回收,被有效回收的仅10%。很多超薄塑料袋既没有质量安全标识,也没有可降解标识,若被随意丢弃或不经处理进行填埋,可能200年也无法降解,长期残留在土壤中,会对土质和水体造成极大危害。如果继续对此视而不见,将来必定会造成重大的环境问题。

  “白色污染”的危害不须多说,记得在9年前在实施“限塑令”之前已做了广泛宣传,实施之初也是有效果的。可现在看来好像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,不过这并非“限塑令”本身有问题,而是在执行方面出了问题。

  这些年我们经历过的类似“规定”太多了,往往是该放的放不开,该禁的禁不住。甚至要不要禁也没有确切的答案,以致左右摇摆,忽紧忽松。比如清理“大盖帽”,当年也是下了大决心的,然而现在街头早就被“联合国部队”占领了,马路上停车管理员也戴顶大盖帽招摇。还有一个是废旧电池的回收,那也曾经是搞得兴师动众轰轰烈烈的,以至于稍微人多点的地方,就会有回收桶一类的装置。听说我们城市回收来的废旧电池已经多得没地方盛放了,还得租几间大房子做仓库。堆积成山的废旧电池处理起来相当困难,因而有意无意地降低了宣传、回收力度,并放话说其实废电池的危害性也不像原先宣传的那么大,言意之下是废旧电池回收与否也就不要太在乎了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城市搞垃圾分类处理,废旧电池的危害又旧话重提。弄得我有点儿迷糊,这玩意到底是回收呢还是不要回收呢?

  其实,这些事的必要性已经毋须强调,做起来也不是太难,但结局总是不能达到预想效果,大多是风大雨小半途而废。所以我以为,这些事情现在要做的不是要谈意义,谈措施,而是要从源头找原因。

  一是仓促上阵,决策者或凭激动或凭冲动强力推动,但后续措施欠缺或根本就没想那么远,遇有阻力就干脆就坡下驴不了了之。二是某些利益诉求者选择自己有利的条款执行,比如“限塑令”不准超市提供免费塑料袋,但却没有不准“收费”。于是超市理直气壮地“卖”了起来,“限塑令”未能落实,消费者还要为此增加额外负担。塑料袋子的价格当然是装青菜青菜价,装海鲜海鲜价。

  我们是个发展中大国,面临的问题即多且杂,要一朝一夕全部解决几乎是不现实的,这就更加需要我们既要有时不我待的精神,也要突出重点的工作方法,贪多求快跟形势应景儿总归不是好事。 相关散文阅读:
  1. ·小论“文人的骂”
  2. ·中国的鲁迅知音十分稀少
  3. ·让反腐热词永不淡化
  4. ·幸福只是一种感受
  5. ·这个农药厂是个魔鬼
  6. ·书画掮客
  7. ·“想不到”和应该“想到”的
  8. ·别离
  9. ·横眉恶对百姓指,俯首甘为谁家牛?
  10. ·满载而归
  11. ·那只叫“小小”的麻雀
  12. ·“四讲四针”筑身修心,夯实换届正气之基

扫一扫关注“百姓散文网”
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
【录入:彭广军】 【返 回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 【更多评论】 加入时间:2017-6-12 15:20:56 
关键词: 限塑令   落空   尴尬谁  
妮称: 验证码:    【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,点击查看。】
关于本站|返回顶部|加入收藏|资料发布|会员中心|友情链接|联系站长
本站首席法律顾问: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-1
百姓散文网(Kenbest) COPYRIGHT@2007-2017 打造精品原创、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!
周知:本站为原创平台,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,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。
页面执行时间406.250毫秒
散文网QQ:76004808 664627440 打造散文/随笔/美文/小说/杂文/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